eeg平台
eeg平台

當前位置:  首頁 > 學生園地 > 文學原創 > 正文

路——汪文職

發佈日期 : 2017-06-23 10:58:05訪問次數:

       

  外公是在幾年前離世的,數年來外婆一個人走過斷壁殘垣般的日子,緬懷着逝者、伴着孤獨,默默細數着餘日 。
  印象中外婆矮胖的身體撐着的是一張永恆的笑臉,微駝的背遮不住那股子精神氣兒 ,身子永遠健朗如初,但終是歲月不饒人,又或是抵不住相思 ,外婆猝不及防的老了。外公被葬在半山腰上 ,據說那塊山水顯態 ,正當陽 ,可以讓外公在世界的另一邊過上富足的生活,不過山路崎嶇,外婆倒是數年沒有去看望過外公了 。
  上九日,外婆提出要上山 。上山前,她隨手摺了樹枝,當做柺杖 ,撐着上山 ,我們幾個孩子緊隨其後 。我注意到外婆的新衣裳破了 ,那裂開的縫顯得尤爲美中不足 ,外婆自己已經難以穿針引線,又沒有人會閒下來替她縫補衣服,那裂縫便也就如此一直存在着,像是她心頭上沒有癒合的傷口一般,不曾消逝。外婆的腰背遠不如從前一般挺直了  ,每走一步拄着的樹枝都會稍稍地彎曲 ,本就是雨過天晴,地面泥濘不堪 ,走過的路都會留下樹枝戳的洞 ,深淺不一 。不過外婆終是穿越了崎嶇的山路和一路的荊棘,來到了葬着外公的那塊平地。
  一米多高的草爬滿了墳頭,和周圍肆意滋長的樹木雜草融爲了一體 ,鞭炮殘骸橫七豎八地躺在墳前,墓碑前也鋪滿了厚厚的一層蠟 。本以爲外婆積攢了多年的感情會在一夕之間爆發的,不過外婆一句“孫女兒、孫子們來看你咯,你在那邊兒就要好好保佑她們!”一筆帶過  。我不禁好奇,我想也許是拘泥於我們這些外孫,外婆也害羞了;又或許當外婆注視着墓碑的時候,外公也在冥冥中回望着外婆  ,所以有些話也就不言而喻了 。總而言之 ,千言萬語終匯成了一句平淡無奇的話語 。我想此時此刻,對於外婆來說,這一路的泥濘與艱險都是值得的 。記得去年來看望外公的時候,我正面臨着高考,特地來求外公指一條明路  ,也在心底默默祈禱着“外公您一定要保佑我考好”,既是迷信也是自己求個心安,父親也是將所有逝者的墳都拜了個遍 ,現在想來原來這都是老一輩傳下來的習俗。也許上九日人們祭奠逝者除了希望逝者在世界的另一頭過的快樂 ,富足外,也是在爲自己祈福 ,因而上九日祭祀這種習俗才能得以沿襲下來  。
   外婆生活的年代,糧食永遠不夠吃,冬天也是冷的要命,聽說村裏還有餓死過人。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,外婆和外公兩個人撫養了九個孩子 ,那時候吃飯永遠是要用搶的,外婆心疼手燒傷了的姨媽和年紀最小的我的媽媽 ,總會偷偷的留一點給她們 ,她們就這樣熬過了一個家最難的日子 ,這麼多年過去了 ,好不容易幾個孩子都成了家 ,生活也富裕了起來 ,外公卻走了  ,留下了外婆孤零零的一個人 。
  現在的她雖說已年過花甲 ,該是遺享天年的年紀,但世俗的紛擾總是不絕於耳,一些瑣事也總是要操心 。外公去世後,外婆和大舅一家子人一同居住 ,家裏的兩個孩子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,卻遲遲沒有婚娶,街坊鄰居逢外婆就會詢問情況,外婆也是十分焦急  ,無奈之下 ,她只有一天到晚開啓洗腦模式 ,告訴兩個孩子要有擔當 ,不要總是依靠家裏……看起來非常希望自己的良苦用心可以得以回報 ,但是也許操碎了心都難以改變事實,所以每每這時候我都會心生絲絲涼意 ,不禁心疼起外婆。沒事兒的時候 ,外婆也總是跑到我家和我媽嘮嗑,說到大舅一家時 ,也總會抱怨不爭氣的兩兒子和一個只會指手畫腳的兒媳婦 ,這是衆所周知的事情。我早已對此種言論習以爲常,但聽到外婆親口說出來的時候,我才明白那種除了看熱鬧之外的深深的擔憂與無奈 。 記得在大舅家吃團圓飯的時候,外婆一個人悶着 ,一句話也不多說  ,我倒奇怪了平常話嘮的她居然安靜了,又想到或許是感受到了濃濃的年味兒 ,心裏很溫暖以至於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。後來看到大舅媽對外婆的頤指氣使,沒有半點尊老的意識,我倒有點明白了外婆的反常 ,當時也是一股熱流涌上腦,但又生生地把它壓了下去 。
  外婆這一路走來受過的氣、吃過的苦確實讓人心生憐愛,不過轉念一想她總是對這些不屑一顧,用自己的善良溫柔地對待着這世界,儘管外公離世她一個人披荊斬棘,但她卻從未抱怨過一句  ,在她身上我總能找到那種獨屬於女人的堅強與自尊,同時她也得到了別人的尊敬與愛戴 ,我想這也是我由衷佩服外婆的原因吧!

下一條:暖鄉——郭興